您好,欢迎您访问建造师考试网。

建造师考试网

首页 > 行业知识

行业知识

资格证书挂靠灰色利益:一级建造师证挂靠年入3万

发布时间:2020-09-28 10:00:30 行业知识
近日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连续曝光9人,因工作单位与注册单位不一致,被撤销造价工程师注册。他们就是俗称的“挂证族”,将个人职业资格证书挂靠到其他工作单位名下,获得报酬或其他利益。在我国,单位若要进行资质升级,须配备相应数量的注册人员;年审时,须...

近日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连续曝光9人,因工作单位与注册单位不一致,被撤销造价工程师注册。

他们就是俗称的“挂证族”,将个人职业资格证书挂靠到其他工作单位名下,获得报酬或其他利益。

在我国,单位若要进行资质升级,须配备相应数量的注册人员;年审时,须出示其资格证书才可通过核验。由此,催生出“挂证”现象。

目前,“挂证族”多出现在建造师、药师、造价工程师、消防工程师等职业领域。

黄潇(化名)是环境工程专业的一名研究生,就职于长春某建设集团。上班第一年,他考取了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(以下简称“二建”)。所在单位不需要二建证书,于是他将证书挂靠在另一家建筑公司,每年可获得8000元挂证费,至今已持续7年。

近年来,国家多部委联合打击挂证现象。2017年,人社部推行社保一卡通,将社保信息全国联网,其中就包括职业资格证书信息。社保缴纳单位与证书注册单位不一致,意味着人证分离,将受查处。

这对挂证现象起到了一定监督作用,但对黄潇却没有影响,因为挂证公司也为他缴纳一份社保,这让他就像公司正式员工一样。

从事建设工程行业多年,他表示,从没听过身边的“挂证族”受到查处,很多人在大学时期就已经考取证书,走上了挂证赚钱之路。

为什么人证无法合一?黄潇对《工人日报》说:“有证的人不会干活,干活的人没有证。”事实上,职业资格考试考察的内容,和实际工作需要并不完全相符。国家规定、企业需求、人才素质之间的不匹配,是“挂证族”依然活跃在市场中的关键原因。

此外,据黄潇介绍,职业资格证书分为“大证”和“小证”,费用根据证书种类和市场行情而有所不同。如给排水工程师证书在市场上供不应求,一些公司愿意为此支付每年十万元以上的挂证费,而二建则属于“小证”,一年的费用仅在万元左右。

挂证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。黄潇回忆:刚开始成为“挂证族”,自己也是战战兢兢,但过了很长时间,令他担心的事始终没有发生,就放松了警惕。另外,他说:“出了问题,挂证公司也能够解决”。

7年中,黄潇没有和挂证公司签订过合同,他说:“挂证不受法律保护,一般只有手写协议,类似‘君子协定’”。

但不是所有的“挂证族”都像他一样顺利。2012年,土木工程专业本科生小高考取了二建,他将证书交给中介并约定了挂证费。过了一年多,中介始终没有给小高找到挂靠单位,他想收回证书,中介却人间蒸发。最后他只能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中介,才要回了证书。目前,市场上有不少中介;互联网上,“挂证网”“聘证网”等各类提供中介服务的网站也不在少数。

此外,人证分离可能带来安全隐患,一定程度上破坏市场秩序。以医药行业为例,执业药师不在药店工作,实际开药的人无证上岗,可能出现医疗事故。而对建筑行业来说,“证到人不到”,工程质量、施工安全都令人担忧。

江西橙都律师事务所龚浩律师认为:“挂靠单位使用持证人信息,如果造成不良影响,持证人可能会承担责任。”近年来,住建部多次查处人证分离,处罚结果多为撤销本人职业资格证的注册许可,且三年内不得申请再次注册。

谈到“挂证族”的未来,黄潇坦言:“会有消失的一天。”但目前来说,本单位证书补贴费用极低,市场价格远高于此,他依然愿意冒着风险将证书出租。

2018年初,多部委明确提出将进一步建立长效机制,尽快从整体上解决“挂证”问题。人社部的社保一卡通、住建部的“四库一平台”(全国建筑市场监管与诚信发布平台)等信息化手段,覆盖范围和功能将不断扩大,持续推进职业资格信息的公开与共享。

近年来,青海、山东等多省市相继发布政策文件,大力查处并通报多起挂证行为。对于一些较隐蔽、难以察觉的情况,监管部门以现场检查出勤情况、向知情人询问现场信息等方式进行查处。“见证更见人”,将人证合一落到实处。

减少企业对资格证书的依赖,也是从根源上杜绝“挂证族”的重要途径。2018年3月5日,住建部复函同意《广东省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“放管服”改革试点方案》,其中就提到将企业资质许可事项委托下放的举措。清理与企业资质相关的行政许可事项,进一步降低资格门槛,减少企业资质与人员资格之间的挂钩,实际上就是减少企业在资格证书上的硬性任务,为企业减负,增加发展活力。

将资格证书挂靠给企业,不用去上班,轻轻松松得到高额报酬,如此挣钱,你信吗?记者调查发现,证书挂靠背后已形成一条黑色利益链,一级建造师挂靠(初始)是一年2.7万元,济南一些专业资质代办公司专门办理证书挂靠业务。业内人士建议,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,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斩断这一违法违规的灰色利益链。

记者咨询了济南某资质代办公司。工作人员称,一级建造师挂靠(初始)是一年2.7万元、二级建造师挂靠(初始)是一年4500元。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,建造师一类的证书并不是特别抢手,“注册类的、职称一类特别火,企业比较缺。”随后,她向记者发来一张截图,截图为其公司近期所需证书种类。记者看到,截图显示公司近期共需证书46本,其中“中级机电电气5本,中级电子与智能化4本,高级机电、电气7本,中级暖通4本、中级给排水4本……”证书涵盖机电、园林、市政、环境设计、美术、劳务员等多个种类。

记者调查发现,职业证书“挂靠”背后有着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,这是“考证热”的另一个原因。

“挂证一年,躺着拿钱”。对“挂证族”来说,考取的资质证挂靠某公司,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拿钱,于己于公司都是“双赢”的好事。不过,真的是“双赢”吗?近日,记者调查发现,表面“双赢”的局面,背后却有不少隐患。

刘振是新疆某建筑公司老板,2014年5月,他接待了前来应聘的刘强。其实,他看上的不是刘强这个人,而是其所持的专业技术高级资格证书。经协商,刘强以每年8000元的价格,将证书挂靠在其公司名下。

2015年9月,得知刘强还有一级建造师资格证书后,刘振将其介绍给朋友张康。刘强以每年5万元的价格,将此证书挂靠在张康公司名下。

证书挂靠,在业内很常见,但张康没想到,2016年1月,他将刘强提供的资料发回建设厅备案时,工作人员审核发现相关证件均系伪造。

此时,得知消息的刘振经过相关部门鉴定发现,刘强交给他的高级资格证书也属伪造。两人报案后,刘强被抓获归案。法院依法审理后,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,罚金8000元,并退还犯罪所得。

此案主审法官表示,刘强虽然得到严惩,两家公司也追回了损失,但企业信誉等无形的损失已经很难挽回。

乌鲁木齐市民王陆先后考取了一级建造师、造价师、监理工程师资格证,他自己有工作单位,3个证书分别挂靠不同公司,仅靠挂证一年收入近7万元。去年年底,这名“挂证族”将几张证全部收回,选择在某企业持证执业上岗。

“不是因为挂不了、没钱赚,而是因为风险越来越大。”王陆说,一些“挂证族”执业时间短,只能依靠中介介绍挂靠公司或者干脆与中介签订资格证托管协议,自己的资格证由中介做主,频繁挂靠于不同企业。如果资格证丢失,后果只能由自己承担;如果挂靠公司与其他公司发生纠纷,持证人很有可能被牵连进去。

推荐阅读:安全工程师

标签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